地狱天使

(占tag报歉)发泄

这段时间到底怎么了?真是恶心透了!Jj上突然冒出一大堆沾着火影边和其他本命边的黑暗本丸文,纯粹的为了剧情发展而发展,人物OOC到没边。蹭热度也不能这样吧?!抱怨了还被评价这么能你来写,太太被你伤害了不写了怎么办?EXQ?不写?!那感情好!不是谁都能忍气吞声的看到心爱的人物被所谓的爱强行破格!被扭曲!被污辱!被强暴!被囚禁!被虐杀的!
别说什么踏马的艺术高于生活,火影本身就是悲剧!践踏法律和人性的艺术要坐牢!要枪毙!火影悲剧在一群有理想有热血的人在社会大环境下的折戟,是人性美的闪光!你告诉我那群打着刀剑名号的杀人强奸绑架犯有什么艺术性?!
游戏里的刀剑还委屈呢!
说到底!不过是有些人想红想满足自己的欲望瞎写一气!
除了喷抄袭的,几乎从不在网上发攻击性言论。我知道我发了这个可能挨骂,但不发出来我自己就要气炸了!被我刺到的所谓“太太”们假如也混乐乎那看到了就尽情来骂吧,反正我就是一看文发评点心的小读者!

作死的日服

日服搞事啊,国服官方爸爸这次难得硬气了一把。反正日服没号,刀男们再美再可爱也不能高于国家。大不了回归阴阳师(#‵′)凸( ^_^ )/~~拜拜

脑洞:有没有穿成红叶做审神者的文呢?

如题,玩了阴阳师,又被安利了刀剑,目前开始玩太阁立志。然而自从知道了第六天魔王一系的爱恨情仇(第六天——鬼女红叶——织田信长),就无可抑制的产生了这个脑洞:有没有穿成红叶做审神者的文呢?

东皇太一×酋 神夫妻( 脑洞清奇向,一发脱离)光影

酋难以忍受的闭上了眼睛。
人间的阳光太烈,而他此刻修为尽毁。
胸口还开了个血淋淋的洞。
现在的他比天屠魔还不如。
熊猫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呢!
说好的化成北溟无处不在的风呢?
大荒历某年某月某日,前北溟无寐侯酋因日晒过度卒于大荒某个小村外。
上一条是作者在开玩笑。
酋又睁开了眼睛。
有个熊孩子泼了他一身海水。
伤口沾盐水···········真疼。
显然那个熊孩子也被突然出现的濒死的酋吓了一跳。
他哭着跑回家了。
很快家长寻声而至,酋在陷入昏迷前,只记得那人一身很好看的白衣。
等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很舒适的床上,周边摆设简单整洁,但是有种很温馨的感觉;伤势有所好转,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灵神力,似乎远远地有脚步声传来。
酋暗暗提高了警觉。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熊孩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在了他的身上,让他觉得自己似乎再一次望见了禹疆大神的感召。
酋这才发现自己的身材似乎缩了水,现在的他纵向只比这个熊孩子高一点点,横向却差了熊孩子很大·········不止一点点。
死胖砸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得这么重!!!
熊孩子的家长再次给力的为他治好了伤。
就这样,被少侠驴了一把差点挂掉的无寐侯同志莫名其妙的缩水成为一个萌萌哒幼年魔族,和熊孩子一家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摔!!!哪里幸福了?没仗打没力量每天要和两个熊孩子小伙伴一起玩很幼稚的游戏,大家长之一还是一个颇为强大的神族死对头,每天唯三能期待的就是另一位大家长把饭菜摆上桌子的时候了。
被期待的大家长孤月倒是很开心,她真心的把这个被自己的孩子太一误伤的幼小魔族当做自己的孩子来抚养,也为儿子有了新的同伴而感到开心。
岚音毕竟是个女孩子,而小男孩和小女孩总是很难玩到一起去的————男孩子嘛,总是更喜欢能和自己一起打打闹闹的小伙伴一起玩嘛。
可是太一是人神混血之子,年纪幼小的他并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量,和同村的男童一起玩闹总有误伤,孤月和帝江也不太敢放他和别人一起玩。
所以帝江才会不惜耗费神力做出岚音来。
然而两个孩子心态差距太大,玩不到一起去,太一还是很孤单。
帝江孤月都已经开始考虑再为太一生几个弟弟妹妹了。
酋的出现不得不说是解决了夫妻俩的一大难题,看着快乐的太一,帝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孕育神子于神而言最多消耗本源神力,好歹能补上;于孤月这样的凡人而言就要消耗生命力了,现在的孤月还没有完全从生育太一后的虚弱里调养回来呢!
而且酋的出现也给帝江敲了一记警钟————他以为酋是无意中被幽魔裂隙传送过来的。
雷泽似乎不太安全了,这次只是送了个受伤的小魔族,万一下次送个凶残的大魔族呢?
(作者乱入:帝江同学,这次送来的······就是一个凶残的和未来的你有仇的大魔族啊)
他决定带着全村人搬家,南海就是一个不错的好地方,伽南神神品还不错。
出于安全起见,帝江还是在有个小村原址留下了一个结界,万一再度出现魔族,一是能预警,二来也能稍微阻拦一二。
这个时候的大荒还没有安土重迁之说,何况有个小村它临海。
村民们在新村生活的很愉快,太一和酋也在这样的环境下茁壮成长。
酋高兴地发现自己的力量慢慢的修炼回来了,而且魔力比从前更纯净更强大,修炼速度也快得多。
太一则是觉得,酋的身边空气都很新鲜。
········魔族修行主要就是将恶浊之气转化为自己的魔力,但是吞噬血肉魂魄力量来得更快更方便,再加上北冥那种环境也没有让魔安心修炼的条件,所以过去的酋魔力强大但也难免驳杂。
现在嘛,没有新鲜血肉魂魄可吞食的酋也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做一个空气净化器了。
就是没架打有点寂寞。
而且好心的伽南神总是神神叨叨的有点烦。
太一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爹帝江觉得伽南神这个神很不错。
于是贪玩的少年总算是静下心来修炼了QAQ总是打不过小伙伴酋好桑心虽然战斗力上还有岚音垫底可是岚音是个女孩子啊········还是感觉好丢人QAQ
发愤图强的太一少年减肥成功,长成翩翩美少年之后就快乐地牵着美丽的小伙伴酋的手一起开开心心的出门游历去啦。
只留下长不大的岚音小姑凉陪着孤月妈妈。
哎嘿嘿二人世界GET,太一同学也到了知好色而慕少艾的年纪了。
真有心机。
一路上欢欢喜喜潇潇洒洒战斗力也是不断地UPUP,感觉真是棒棒哒~~~
一神一魔都是这么想的。
其实酋也没有谈过恋爱,按照现代男性的角度来说,几乎一辈子都在打架的已经活了接近2000年的单身无极魔尊已经上升到大法神的层次了。
所以和人神结合之子谈恋爱的他感觉也挺新鲜的。
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很久,久到白发苍苍的孤月都已经寿终正寝了。
孤月没有让帝江用神力延续她的生命,也并不希望帝江和孩子去刻意的寻求她的转世。
她并不希望她与帝江之间的爱反而成为帝江的包袱,爱子的拖累;一世的缘分就已经足够了,刻意强求只会伤人伤己。
如果可以,她宁愿帝江在以后长久的生命里慢慢将她淡忘————人和神的恋情,大约都会有个美好的开头,幸福的经过,但往往也有着悲伤的结尾。
孤月是幸运的————拒绝了共享帝江神力的她出现第一条皱纹时,帝江就干脆利落的封起了自己的神力,陪着她一起耕种织布,一起养鸡做饭,一起等待远游的孩子们归来,一起慢慢的变老。
孤月也是不幸的————她爱上的神其实也是个颇为任性的男人,在孤月下葬以后,他就决然的舍去一身神力赠与爱子太一,毫不犹豫地和孤月一起同入轮回。
太一兄妹三人只好又办了一场丧事。
准确的来说是酋一手操办————岚音心智始终像个小孩子,又陡然失去了力量之源;而太一被爹坑,接受神力太过庞大目前在床上挺尸。
神和魔还是挺有共同性的————死后都没有尸体,酋干脆把帝江生前的物件都下了葬,省得太一睹物伤情(岚音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寒颤)
勉强支撑完葬礼,岚音也化做本体陷入沉睡,这下真的就只有两个契兄弟相依为命了。
酋带着没休养好的的太一回到了北溟。
察觉到弟弟死去神力消散才总算找准捉拿方向的帝俊开始追捕他们了(没生后面九子+结界+搬家伽南领······)
伽南神真是个好神,虽然他又唠叨又神棍,他替两个倒霉孩子拖住了帝俊(和熊猫)一阵子。
从现在起,我要做北冥之主 BY酋
这个时间点上的酋还没有出生,他领着情人太一打的顺当极了。
太一其实也很能打,而且他特别小心眼,忘不了被酋带着狼狈脱逃时的他时刻准备着回去报复帝俊。
而且太一他是太阳啊,还是没有弟弟分薄力量又得到老爹好大一笔遗产的超级大太阳。
北溟每天都风和日丽的,虽然还是很难长出天然自带神魂的产物,但是物产开始大大的丰富起来。
岚音被唤醒起来帮忙管账!!!
太一和酋每天早上起来修修炼打打架,晚上继续修修炼打打架,日子过得倒也快活。
嗯,你问谁上谁下?这我怎么知道。
时间就这么有条不紊的过去了几百年,北溟一统,太一和酋也觉得是时候打回去了。
太古铜门前,太一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的爱人。
大道的命运棋盘一挥,酋只来得及把全部魔力塞给太一就化成了北冥无处不在的冽洌寒风,吹得太一的心也冻成了坚冰。
后来,太一就成为了东皇太一。
后来,东皇太一被封印在东海之滨。
再后来,凡人玄晖辗转经过夜安城,在看到美丽狱医的那刻失手被囚,无论遭到怎样的拷打,始终死死的盯着美丽的狱医不发一言。
最后,他离开了那座囚城,看着美丽的魔侯再次化作寒风·············